您的位置:彩世界 > 运输物流 > 货主“杀熟”,卡友“穷作”,货运业的低谷到底是谁的锅?

货主“杀熟”,卡友“穷作”,货运业的低谷到底是谁的锅?

发布时间:2020-03-24 10:52编辑:运输物流浏览(67)

    “劣币驱逐良币”是经济学中的一个著名定律,讲的是在铸币时代,当那些低于法定重量或者成色的铸币(“劣币”)进入流通领域之后,人们就倾向于将那些足值货币(“良币”)收藏起来。最后,良币将被驱逐,市场上流通的就只剩下劣币了。

    这是一次系统作恶的结果。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在这张混杂着人情、关系、利益的经济关系网中,缺位的管理者、只想自我利益最大化的货主、搅乱市场秩序的“劣币”车主们无疑全都是帮凶。

    另一方面,为何说这些跑着国道、加着黑油、接着低价单的卡友搅乱了整个行业,让货运价格低到历史冰点,笔者用一个经济学术语可以形象的解答——“劣币驱逐良币”。

    在家门口疏通好关系是短途货运能长期跑活的基础。仅凭这点就可断定,两辆超载达百吨以上的货车绝非第一次上桥。事后媒体报道也证实,出事的无锡成功运输有限公司,从今年年初就开始在江阴码头拉送钢卷,违规上路达半年多之久。

    结果呢,货主一看这个价有人干,以后给的价定会只少不多。货主的目的很单纯,把货物给我送到目的地,至于走高速还是走国道与他无关,但这事关卡友自身的安全,毕竟在国道行车危险系数会增加很多;至于卡友的货车加的正规柴油还是“黑油”更与货主无关,但“黑油”难以保证质量,含硫量和酸度都很大,长期使用会损害车辆发动机,将会对发动机产生很大的腐蚀作用,严重损害车主的利益。

    当越多质疑声停留在高架桥质量设计是否合理,其背后影响行为的经济问题就越难得到深刻审视。为何一辆货车的超载重量是160吨?为何是5匝钢卷?这些数字折射出承运者怎样的计算?算不清背后的账、看不清公路运输复杂的经济关系网,运动式的“以罚代管”只能是隔靴搔痒、治标不治本。

    “油耗子”为何屡禁不绝,因为有人愿意加见不得人的“小油”,市场有需求。货运价格难以上涨,就是因为低价订单有市场。所以,希望大家一起来抵制不赚钱的低价运费,共同营造一个良好的运输环境。

    物流与经济发展、社会建设以及每个人的生活都息息相关。建立行业规范、组建专业的行业协会、通过行业整合改善公路货运规模分散、混乱、低效、无序的情况迫在眉睫。而打破熟人关系圈、将劣币逐渐清出行业,从需求端提升车辆利用率,改善行业低价恶性竞争的局面,增强从定价方到服务方全产业链的安全、责任意识,任重道远。

    彩世界,很多卡友感慨道“2018年运费如此低,很大程度都是司机自己造成的。”这种观点不无道理。

    是时候冷静下来思考中国公路运输的未来了,不能承受生命之重的公路,也是关乎中国3000万货车司机及其背后家庭的生计之路。不可忽视的事实是,中国是一个以公路货运为主的国家,3000万货车司机承担了全国货运总量的76.8%。2018年社会物流总费13.3万亿元,占GDP的14.8%。

    彩世界 1

    与外界想象不同的是,早些年因治超产生的大量外部成本已不足为提。货车人早与公权“私下耦合”多年,关系才是货运圈的生存法则:打点路政要有关系、能拿到货要看关系。

    反看货运市场,当部分卡友低价接单,选择走国道省下通行费,选择加“黑油”省下加油费。那么,那些高速行车、加正规柴油的卡友将不再有竞争力,货主也优先选择价低者,运费又怎么能涨上去,直至卡车司机们连高速都走不起了。

    公路货运按里程长短分为长途和短途,简单划分背后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市场竞争状态。长途货运多为货运公司承接,线路固定决定了成本波动较小,加上高速公路是主要路径,对车辆载重有严格限制,管理相对规范。

    很多卡友低价接单,为省却高速通行费选择走国道,全然不顾走国道增加了多少风险,甚至还自吹自擂的宣传这一趟又省了多少钱,多省了多少钱。也有的卡友为了省钱,不选择正规加油站的柴油,而是从个人处加“黑油”,加满一箱油能省下两三百元不成问题,似乎运输成本又降了不少。

    短途货运则是另外一幅景象。货单零散不固定,加上散户多,无序低价竞争在短途圈由来已久。“谁先涨价谁先死,谁不涨价谁等死”,这句流传在货运圈的话说的就是短途货运。

    二、部分卡友“穷作”搅和了全行业

    每吨9.5元、不到3000元的运费,葬送了三个鲜活的生命。随着无锡高架桥的轰然倒塌,恶习难除的中国公路运输业,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危机时刻。

    买与卖本身是一对天敌。人共有的逐利本性决定了,别妄想任何一方会体谅你的境况,所以货主的刻薄也没什么大错,只是部分卡友自己无底线的迎合货主诉求,搅乱了整个货运行业。

    当车主只能在“一省再省”的环境中挣取利润,安全和道德将会最先被抛弃。定价方若一味遵循“价低者得”,甚至压价至“杀熟”,倒逼车主在其他利润点上动歪心思是可以想见的:买黑油亦或是超载。超载货车不会选择走高速,而从江阴走公路进无锡,312国道上海方向K135处则是必经之地。

    本文由彩世界发布于运输物流,转载请注明出处:货主“杀熟”,卡友“穷作”,货运业的低谷到底是谁的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