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世界 > 服装鞋帽 > 彩世界富贵鸟破产背后:服装业进入致命寒冬

彩世界富贵鸟破产背后:服装业进入致命寒冬

发布时间:2020-03-04 14:38编辑:服装鞋帽浏览(73)

    最近,对于服装业界的企业而言,最重磅的消息,无疑是曾经的一代鞋王——泉州品牌富贵鸟的退市。港交所公布,11月25日上午9点起,富贵鸟上市地位将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条予以取消。这个花了将近20年才从小作坊走到港交所的鞋服品牌,上市六年停牌三年,终于还是走到了退市这一步,给中国鞋服业敲响了警钟。

    “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希望公司能不断壮大,成为国际知名的鞋业集团公司。”毫无疑问,富贵鸟创始人林和平的这个“唯一”目标暂时是实现不下去了。

    在2019年鞋服品牌的前三季度报中,从安踏的快速增长,到一部分品牌的利润大幅下滑,各鞋服品牌的现状不一。

    日前,已经停牌3年的富贵鸟正式宣布破产退市。这家上市六年停牌三年的企业曾与报喜鸟、贵人鸟以及太平鸟并称为中国服装行业的“股市四鸟”,但从2013年底上市以来,其业绩便呈现下滑之势,从2017开始更是陷入亏损的泥潭。

    14家上市公司有半数前三季净利润下滑

    有分析指出富贵鸟的现状便是如今中国服装行业的现状,“今年有可能是中国服装纺织业最差的一年”。

    在对国内包括温州本土森马、报喜鸟、奥康等在内的14家上市鞋服公司三季度报进行统计,其中海澜之家、七匹狼、杉杉股份等有七家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在下滑,占了半数。净利润增长在20%以上的企业,有报喜鸟、比音勒芬、乔治白、雅戈尔四家上市公司。

    中国服装企业首次负增长

    整体而言,2019年三季度服装零售增速环比略有提升。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9年8月份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当月额同比增长7.5%,1-8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值同比增长8.2%。其中8月份限额以上服装品类同比增长5.6%,1-8月服饰零售额增长2.9%,增速环比二季度略有提升。但是品牌企业的两极分化也越来越明显。

    “从2016年开始,整个中国鞋服生产行业就开始不景气,都以为会咬咬牙会变好,没想到一年不如一年。”一家港股上市的服装企业高管无奈的表示。

    传统品牌正加速变革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1-6月纺织服装与服饰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总额同比下滑0.8个百分点,这也是该数据10年来首次呈现负增长。同时,在限额以上单位商品零售额中,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同比增长3.0%,增速较上年同期减少6.2个百分点。

    如果说近年来,百丽、富贵鸟破产,达芙妮巨亏,不少老牌鞋企、服装企业陷入危机,根源是它们长期缺乏创造力,没有把握好时代潮流,导致品牌逐渐老化。那么近年来,一大批鞋服品牌企业已开始加速变革,不断创新。

    从目前已经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财报的中国服装企业不难看出,目前企业的经营状况的确不太理想。

    对于2019年前三季增长,报喜鸟公司表示:报告期内公司获得政府补助较上年同期增加、股份支付费用和资产减值损失较上年同期减少,哈吉斯品牌实现持续增长。报喜鸟在服装主业上坚持多品牌,目前拥有或代理的品牌包含报喜鸟、HAZZYS(哈吉斯)、Camicissima(恺米切)、lafuma(乐飞叶)、东博利尼、云翼智能、宝鸟等。

    曾经在中国红极一时的休闲服饰品牌美特斯邦威其2019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美邦实现营收26.99亿元,同比下滑31.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359.61%。

    森马服饰近年来童装业务持续增长,休闲服加速变革,电商领域发展迅速……源源不断地为品牌注入新的增长动力。

    对于业绩的亏损,美邦在财报中表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关闭了一些直营门店,这对业绩带来了影响。“同时,由于上半年商品货期因素,影响2019年春夏新品上市节奏,导致商品短期未能及时满足市场需求,对报告期内业绩造成较大短期影响”。

    本土品牌能否在大变革中崛起

    女装方面,中国女装“巨头”拉夏贝尔近日发布的半年报显示,其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98亿元,同比下滑311.2%。对于亏损的原因,拉夏贝尔的解释为上半年公司销售毛利额同比减少11.15亿元。“公司营业收入同比显著下滑、公司加速消化过季品,导致公司毛利率同比下降,销售毛利额对应减少”。

    2016年以前,在优衣库、ZARA和HM为代表的国际快时尚品牌,阿迪达斯、耐克等为代表的国际运动品牌的围攻下,让本土品牌在夹缝中生存艰难。但现在,李宁复苏势头强劲,比音勒芬扩张积极,安踏体育三季度零售额增超10% ,市值两年翻倍突破2000亿港元,已远超阿迪达斯。

    男装方面,太平鸟近日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亿元,同比下滑33.06%。

    在这一轮大变革中,本土鞋服品牌的表现越来越强劲,我们期待真正的大牌崛起。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部分服装企业业绩显示今年上半年业绩“大涨”,但仔细分析财报后不难看起,其业绩快速增长其实与主营服装业务没有太大关系。

    “战胜了所有对手,却输给了时代。”有人说,当雪崩来临的时候,没有任何一片雪花能够置身事外。在这个充满创新和颠覆的时代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独善其身,你要想不被时代打败,你就只能拥抱变化让自己变得更强,除此之外别无他途。老牌鞋服企业正面临着重重压力:是逐渐老化,还是破局重生?我们拭目以待。

    以报喜鸟为例,今年上半年报喜鸟实现营业收入14.3亿元,同比增长1.21%;实现净利润1.12亿元,同比增长183.49%。但业绩的大幅增长主要得益于收到的政府补助增加,税费支付减少、品牌代理费延期支付等,如报喜鸟2019年上半年获得政府补贴4824.25万元,该数据在去年同期仅为715.48亿元;上半年支付税费2.08亿元,而该数据相比去年同期减少了0.23亿元。如果去除上述两项报喜鸟今年上半年获得的同比增加金额,那么今年报喜鸟的净利润基本与去年同期持平。

    来源:温州商报 作者:朱庆荣

    而森马服饰(002563.SZ)和海澜之家虽然两家企业今年上半年财报均显示业绩不错,但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森马业绩的增长主要得益于并购法国童装集团Kidiliz收入并表所致。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森马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8.57%至82.19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8.2%至7.22亿元。其中,森马儿童服饰营收52.12亿元,同比上涨81.66%,增幅远超其休闲服饰业务12.15%的增幅。

    而海澜之家今年上半年虽然营收增长7.07%至107.21亿元,净利润增长2.87%至21.25亿元,但净利润2.87%但增幅为海澜之家上市以来的增幅最低。但88.42亿元的存货,160.56亿元的负债也让海澜之家成为服装行业关注的重点。

    服装企业日子不好过,鞋履企业“生活”则更为艰难,财报显示,包括百丽、达芙妮、红蜻蜓、奥康、星期六、千百度在内上市鞋履企业近几年业绩均不理想。其中达芙妮已经连亏四年、红蜻蜓奥康业绩是一降再降,星期六和千百度在去年的亏损额均达到上市以来的最大值。此外,创建于1984年一度成为中国最大的皮鞋生产企业之一的青岛亨达股份有限公司,因为财务数据造假、信披违规刚刚在今年8月15日从新三板摘牌。

    关店收缩“过冬”成为多家中国服鞋公司的首选,同样以太平鸟和拉夏贝尔为例,今年上半年内,太平鸟已关闭直营店111家,加盟店556家,联营店8家。而拉夏贝尔截至2019年6月底,其境内线下经营网点较2018年底净减少超过2500家,以此折算,今年上半年,拉夏贝尔的日均关店数超过13家。

    毫无疑问,除体育用品行业外,中国的鞋服行业正在开始进入十年以来的最大“寒冬”期。

    上游纺织业遭遇更为惨淡

    服装行业的整体下滑也开始影响其上游产业。每年6月是纺织行业的传统淡季,然而对于今年纺织行业的从业者来说,这个淡季似乎格外的长。在浙江地区从事纺织贸易的王先生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相比过去几年,今年的坯布价格、效益、订单对比较往年同期可以说是“实打实”的下滑。“有的地区生产企业的织机开工已经降至春节后的最低点,而且没有任何复苏的迹象”。

    在纺织行业,坯布库存天数是一个重要衡量数据,企业坯布库存过高,直接导致的便是纺织企业的资金周转困难。数据显示,截止今年7月底,江浙综合坯布库存在42.5天,而这个数据在2018年同期是27.5天,在2017年同期是32.5天。

    本文由彩世界发布于服装鞋帽,转载请注明出处:彩世界富贵鸟破产背后:服装业进入致命寒冬

    关键词:

上一篇:当顶级奢侈品遇上街头潮牌彩世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