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世界 > 纺织皮革 > 纺织行业危机重重,阵痛过后,是否能迎来新的曙光?彩世界

纺织行业危机重重,阵痛过后,是否能迎来新的曙光?彩世界

发布时间:2020-02-09 10:10编辑:纺织皮革浏览(160)

    经济泡沫面临清算

    中国实体经济的生态环境处于沸腾状态,大量企业被卷入疯狂的涨价漩涡中,苦苦挣扎,命悬一线。

    中国经济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尽管有很多外国专家指出牺牲环境发展经济不可持续,得不偿失,但我们为了发展经济迅速强大,只能对环境污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曾经祸害过英伦和北美的雾霾再次笼罩了北方大地,并且迅速向周边扩散。

    这种模式既成就了中国过去的成功,但这也是今天中国制造和实体经济陷入尴尬和困境的主要原因。再说透彻一点,过去中国发展模式最大的经验就是廉价的劳动力和对接全球产业链的低端。

    在疯狂的涨价潮中,数家中小企业无法承压,溃不成军,只得被迫关停,这也暴露出了中国经济所面临的危机。有人发出质疑,难道实体经济要垮了吗?

    如今,天量M2被清算的时刻即将来到,政府面临着要么刺穿楼市泡沫,要么承受剧烈通货膨胀所带来的致命考验。

    价格机制长期扭曲下的报复性反弹

    这种虚假繁荣一方面令创造财富的人数大减,另一方面大量真实财富被过度消耗,加剧了人民币的泡沫化。换句话说,未来通货膨胀的程度可能远比想象的严重得多。

    我们不妨思考一下,环保风暴、涨价潮、停产潮、倒闭潮,当这些“阵痛”过去之后,实体经济就能完全好起来吗?等大批企业倒闭的时候,会不会也是外资抢占瓜分中国市场的时候呢?

    然而,涨价还不算可怕,最可怕的是消费市场的疲弱和前景渺茫。

    如今,整个国家走进了一个和过去完全不同的地带。这个地带需要更多的创新,需要新的商业模式,需要新的制度生态创造新的竞争力。

    2008年来的房地产大跃进,给中国的煤碳、钢铁、水泥、建陶、卫浴、家具、家电、灯饰、五金、包装、印刷等行业带来了空前的繁荣,也制造了空前的危机。

    2008年的经济刺激后,中国的民间投资和国家投资均呈现狂热状态。从2012年开始,严重的产能过剩导致市场价格机制开始扭曲。这期间我们经历了长达四年的PPI持续下滑,而且还是在人工、厂租、物流等生产要素成本大幅爬坡的情况下出现的。

    2008年的经济刺激后,中国的民间投资和国家投资均呈现狂热状态。从2012年开始,严重的产能过剩导致市场价格机制开始扭曲。这期间中国经历了长达四年前之久的PPI持续下滑,而且还是在人工、厂租、物流等生产要素成本大幅爬坡的情况下出现的。

    与此同时,过去长期的低物价,导致废品回收无利可图,由于无人愿意从事废品回收的工作,导致废纸箱、塑料瓶、废铁等被扔掉。一旦汇率下跌,进口原材料成本大幅上涨,也会对国内原料价格产生影响。

    彩世界,环保污染积重难返

    企业大面积停产,部分原料严重缺货,甚至有钱也买不到货,大部分企业被迫停止接单。可以说,目前,中国实体经济的生态环境处于沸腾状态,大量企业被卷入疯狂的涨价漩涡中,苦苦挣扎,命悬一线。

    留给中国实体行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减负真的会到来吗?

    环保污染积重难返

    这一次的涨价潮称得上一次突发性的通货膨胀,原因自然是与过去8年超发的天量M2有关。

    以联想为例,联想近几年的报表不怎么好看,这是联想这种在研发上投入不够的公司必然面临的结果。联想过去靠并购别人的品牌,靠给别人组装电脑就可以活得很好。联想在过去总是做一个跟随的巨人,很少自己走入无人区,现在,这条路也走到了尽头。可以说,联想的衰落,事实上代表过去那个时代中国代表性企业在退出历史舞台,而未来属于华为这样的真正做研发的企业。

    工业原纸有钱也买不到了……

    尽管制造业面临重重危机,但我们依然要重视制造业的生存和发展,因为没有一个国家的富裕不是因为制造业,包括现在的美国。当大部分人傻乎乎的以为美国不玩制造业的时候,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仍然雄踞全球第一第二的位置。

    如果说,中国实体经济的溃败不是因为这些情绪化的总结,真正的症结何在?中国实体经济和制造业走到今天的十字路口,这是一种宿命和轮回。

    这一次的涨价潮称得上一次突发性的通货膨胀,自然也与过去几年超发的天量M2有关。2008年,中国的M2是47.5万亿元;2017年,M2数据是167.68万亿元。

    中国的税费负担承重,企业融资难,政府过于对房地产的依赖让整个实体经济处于尴尬的境地,但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

    中国实体经济的症结何在

    楼市泡沫进入清算期

    我们的一切制度都是为这样的模式而准备的,在人口红利的周期下,这种玩法即使税费负担重、融资难,但也能活下来,一旦人口红利结束,这种模式的各种弊端就会显示出来。也就是说,我们过去所采取的经济模式如今已经丧失了竞争力,甚至难以为继。

    偶发性事件导致涨价

    如今,随着原材料价格的飞涨,PPI开始由负转正,但物价似乎已经出现报复性反弹。低物价生活早已成为过眼云烟,接着就是痛苦的还债期。

    运费涨价33.6%,

    以制造业为例,过去中国制造能够异军突起,关键在于劳动力成本的廉价,因此中国在产业政策上选择了全球产业链最低端的加工制造,也就是给世界打工的模式。这种模式虽然成就了中国过去的成功,但却是如今中国制造和实体经济陷入尴尬和困境的主要原因。

    中国很多中小企业基本靠逃税活着,中国的宏观税负高达38%左右,远远超过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甚至超过了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从税费负担而言,中国企业的税负痛苦指数如果是第一,没人敢说第二。

    过去几年,政府试图建立楼市和股市两个货币池子来锁住超发货币,但股市被一波人造牛市玩残,楼市泡沫的高压锅暂且被盖住了,导致流动性泛滥。大量拥房者感觉到财富倍增了,但物价却非常低廉,于是拼命消费,反正什么事都不用干也能赚到许多钱。这种虚假繁荣一方面令创造财富的人数大减,另一方面大量真实财富被过度消耗,加剧了人民币的泡沫化。

    过去几年,政府试图建立楼市和股市两个货币池子来锁住超发货币,但股市被一波人造牛市玩残,楼市泡沫的高压锅被政府强行盖住,导致流动性泛滥。而在过去的几年时间,中国外汇储备减少了一万亿美元,但却没有回收相应比率的人民币,加剧了流动性泛滥。

    自2016年起,我们已经感受过环境污染带来的清算式危机,2018年,情况恐怕更加糟糕。在不断的停产限产和成倍增长的排污收费下,化工、化纤、纺织、印染等行业所必需的原材料迎来暴涨。

    近两月来,由于上游造纸、煤碳、钢铁等行业的涨价潮汹涌,在运输成本上涨和环境治理限产的推波助澜下,对中间工业制成品环节形成致命的冲击。

    最近,化工原料的价格上涨可谓是轰轰烈烈,例如:POM上涨1906元/吨;TDI破3万元;MDI高涨1500元/吨;染料涨幅达77%。不少人感叹:原料已疯!

    联想过去靠并购别人的品牌,靠给别人组装电脑就可以活得很好。联想在过去总是做一个跟随的巨人,很少自己走入无人区,现在,这条路也走到了尽头。可以说,联想的衰落,事实上代表过去那个时代中国代表性企业在退出历史舞台,未来属于华为这样的真正做研发的企业。

    这轮涨价潮为什么如此凶猛?除了环保、安监督查外,中美贸易战、中东紧张局势,川普的“突然退群”、委内瑞拉选举其实都为化工产品上涨之火添了一把柴。

    清算式危机

    通货膨胀的程度可能远比我们想象的严重得多,天量M2和楼市泡沫被清算的时刻即将来到,我们要么刺穿泡沫,要么承受剧烈通货膨胀所带来的巨大考验。

    因此,税费负担也好,还是社保等人力成本上升,融资难,都不是中国实体经济被打垮的原因。中国实体经济走到今天,根本原因是让我们过去取得成功的经济体系,经济模式已经丧失了竞争力。

    中小企业还面临着融资难的问题。在过去40年里,中国80%的信贷资源流向了贡献了GDP不到40%的国有部门,贡献了GDP超过60%的非公企业,从主流的信贷机构获得的信贷资源不到20%,中国80%的中小微企业几乎靠民间借贷活着,靠非法的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的血液。

    尽管工业制成品涨声一片,但产能过剩和消费低迷迫使终端消费品制造商不得不减价促销。眼下,很多地方的水果、猪肉、青菜、乳品、纸品、日化用品都在打折促销。

    长期以来,很多中小企业基本靠逃税活着。中国的宏观税负高达38%左右,远远超过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甚至超过了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如今,逃税越来越难了,企业的税负虽有所减轻,但对于部分企业来说仍然难以承受。

    悲催的是,这些行业屯积了大量的就业人口。比如煤碳、钢铁等行业,动辄维系着数十万人的饭碗,在负债高企、市场萎缩的情况下,只能通过提价来苟延残喘。

    如果说,中国实体经济的溃败不是因为这些情绪化的总结,那么,真正的症结何在?

    塑料涨价30%,

    几十年积累下来的环保污染问题要想在几年之内解决,无疑非常困难,但又必须尽快处理,所以我们迎来了一轮比一轮严格的环保风暴。

    以制造业为例,过去中国制造能够异军突起,关键在于劳动力成本的廉价,因此中国在产业政策上选择了全球产业链最低端的加工制造,也就是给世界打工的模式。更准确一点讲,中国不是“世界工厂”,而是“为世界工厂”。

    从更深层次来看,涨价潮是由一系列清算式危机、价格机制长期扭曲等引发的。由于矛盾积累过多、信息不透明、加上人们的恐慌心理,导致工业制成品价格短时间内陷入失控状态。

    一旦汇率下跌,进口原材料成本大幅上涨,造纸业甚至出现了原材料断供的极端现象。这也是原材料价格疯涨的原因之一。

    细考如今的中国经济形势,出口、内需、投资三架马车齐齐趴窝,科技创新还没有形成新的动能,全民创业不过是延后了就业危机。但是,我们依然还有一个绝处逢生的机会——为创造就业的企业减负,为身背“四座大山”的人民减负。

    从2018年起,企业债务将排队炸雷。一场关于千万人命运的大震荡开始了。

    本文由彩世界发布于纺织皮革,转载请注明出处:纺织行业危机重重,阵痛过后,是否能迎来新的曙光?彩世界

    关键词: